更不必说

2019-11-06 15:28

《麻雀》

毫无疑问,张鲁一是《麻雀》中演技发挥最出彩的。他扮演的汪伪政权特工首领毕忠良,眼神的辗转腾移,为他在戏中出色的表现,增色不少。作为一个丈夫,他对妻子关怀备至,眼神里总充满着怜爱;作为特工首领,他对属下雷厉风行,眼睛里揉不得沙子;对上司言听计从、有所为有所不为,眼睛里是忠诚、是优良作风;而作为兄弟、同事,他时刻警惕着,也时刻感动着,狐疑、踏实、信任、愤怒、猜忌等情绪,都隐藏在那一双幽深的眼睛里。毕忠良与陈深之间的信任与猜忌、陈深对毕忠良的利用与推拿,陈深与毕忠良妻子犹如亲姐弟之间的情义。更不必说,李小男看陈深,既是明处的男人又是暗处的同志。以上关系,仅仅是故事的一部分,乱如麻、错综复杂,大家在民族大义、生活本身的逻辑、偶然推进的意外桥段之间,站位不同、心境不一,他们都是抗战大时代、孤岛里的麻雀,叽叽喳喳,在时光的影子里寻找存在的价值。

与《伪装者》中的反派基本上是编剧的符号不同,张鲁一饰演的毕忠良远远比王曼丽等人更有人的复杂性,他对本剧所有的角色都施加着不同的力量。李易峰饰演的潜伏者陈深必须在多重身份之间游走,加之年龄较小,他就应该有些青涩,有些自持,吃香喝辣,泡妞玩帅,这是他性格的设定,是伪装者必要的手段,保持一种浪荡子和混蛋的外在形象,《麻雀》的活法,就是如此。《黎明之前》是兄弟阋于墙的分手,必然要一个解脱的理由,至于弟弟是否给哥哥完满的解释,最终已经无可无不可,流水落花春去也。《麻雀》表现的是国共两党的精英在民族抗战中的潜伏行动,编导意图建立青春别动队的地下党抗日典范。以陈深和唐山海组合起来便是深海,然而他们有共同的目标却又彼此隔阂,而且其中又夹杂着徐碧城,说不开的往事与近情,《麻雀》由此又是偶像剧,有担当的进步青年的情感纠葛,其缘起、发展、分别、重逢、暗涌,自然与幼稚的当代背景的那些青春片在骨子里便有区别。

《麻雀》有想象,有成长。反派很强大,正方在成长。《麻雀》与《伪装者》不同,不是家族作战,更不是系出名门,麻雀要伪装,要的就是一种随意,随性率意的兄弟情。《麻雀》又不是《黎明之前》,张鲁一和林永健不一样,彼此的调性差异极大,张鲁一的执行力和果断不简单,他是一个具有高度自信的专业人士,能力系数越强危害性越大,绝非平庸的恶,他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林永健对于世故的拿捏却又很有人情味,他更多是选错边的大哥,宁肯选择相信吴秀波的傲娇。《黎明之前》的机关之内,多引而不发。大院之外的杀戮,《麻雀》和《伪装者》都不遑多让。果真是,天下没有两片相同的叶子。李易峰与吴秀波、胡歌、靳东、王凯饰演的角色,处境大不相同,生存机会更为走低、任务攻关加倍,毕竟《伪装者》更有舞台剧的风格,而《麻雀》则是巨大的生死场。

这里是魔都,这里是十里洋场,这里是各方势力犬牙交错的大舞台。海飞编剧、金琛与周远舟联合导演的谍战剧《麻雀》,革命者在请客吃饭、谈情说爱的流光溢彩的潜伏中寻觅真相、于鬓影暗香间打探内幕。《麻雀》故事本身不算新鲜,其最新鲜的就是全盘起用青年演员,以相对真实、靠谱的年龄来演出风雨如晦大时代的角色。李易峰、周冬雨、张鲁一、张若昀、阚清子、尹正等80后、90后演员以颜值打底,贡献出弦外有音的演技,他们诠释的角色,有中共地下党、国民党军统、汪伪特工、天真少女,彼此之间亦师亦友、亦敌亦友、伪君子与真小人、真君子与伪汉奸等等,关系网错综复杂,人情世故必须多重评测。潜伏,首先要活下来,要在真实生活中实现任务、人生和存在的价值。